拉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坎普停摆期间堕落毁前程贝克与酒为伴彻底沉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9 00:37:51 阅读: 来源:拉床厂家

坎普停摆期间堕落毁前程贝克与酒为伴彻底沉沦

肖恩·坎普当年以扣篮闻名,弹跳高度和滞空能力都在联盟中数一数二。停摆期间沉溺于酒色之后,却成了一个胖子。他的状态逐渐下滑,赖以成名的扣篮也越来越少。

贝克作为当时的新生代大前锋,被人寄予厚望。超音速也将他视为坎普的接班人。可惜,他掉在酒杯里爬不出来了。

1998年到1999年之间的停摆期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多数NBA球员都在努力保持良好的体形和状态,有些NBA球员抓住了停摆期的机会,努力提高自己,但也有很多NBA球员在没有比赛的情况下荒废了自己。

他们,长的是肥肉

“雨人”坎普曾经是联盟中最出色的前锋之一,在篮筐之上打球是他的风格。但停摆期间的奢靡生活,使他迅速跌落凡尘。

“雨人”坎普埋下半辈子的隐患

酒精、女人、可卡因

1998年一个冬日的晚上,百无聊赖的肖恩·坎普坐进自己那辆一辆巨大的车里,他打开了车内的音响。很快,“痞子”阿姆的声音瞬间填满了车内的空间,“我有一种病,他们都不知道这种病叫做什么……”

坎普也觉得自己像“痞子”阿姆那样有点异常,但是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哪里异常。他开着车,不由自主地就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前,关掉音乐,锁好车,推开了酒吧大门。嘈杂的音乐,扭动的身躯,坎普深陷其中,顿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每天晚上,坎普都要用酒精麻痹自己,或者在可卡因的世界里找到一丝快乐,然后和甚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人躺到一张床上。他的生活中仿佛只剩下三件事:酒精、女人、可卡因。

停摆期间,失去了球队的约束,失去了球场上的发泄,坎普每天流连于声色犬马之中,无法自拔。1996年,他还是一员功勋彪炳的战将,他和佩顿带领超音速闯进了总决赛。在此之前他已经名满全美,公牛队甚至数次想拿斯科特·皮蓬与坎普交易。但是经历了停摆风波之后,原来的那个坎普不见了。

停摆之时,“雨人”坎普早已腰缠万贯。离开超音速加盟骑士之后,他的合同从一年330万美元迅速涨到了860万美元,并且在随后的5个赛季里,每年都有上涨。进入NBA的时候,坎普已经尝到了一夜暴富的滋味,现在,他变得更加富有。但是NBA停摆,令他陷入了迷茫之中,强烈的空虚感使他感到不舒服。眼看着手上有花不完的钱,坎普只懂得用这样奢靡的生活麻痹自己。

肥肉、毒窝、私生子

当停摆期结束,所有人都回到球队的时候,坎普也满身倦意地回来了。但是队友们对他发出了无情的嘲笑,因为他太胖了。短短半年时间里,坎普的体重增长了近20斤,肌肉变得松弛,满身的赘肉使他看起来根本不像一名球员,而是像一个退役已久却不懂保持身材的拳击手。

停摆期间染上的坏习惯再也改不掉了。尽管在那个缩水赛季他仍然交出了出色的成绩单,但停摆之后的第二个赛季,坎普状态大跌,尤其是命中率。他只是靠着更多的出手次数勉力维持一个看似还算不错的得分数据。

赛季结束,他被一脚踢到开拓者,在那里,他变成了一个场均6分、4个篮板的“废人”。更糟糕的是,波特兰是当年有名的“毒窝”,坎普越陷越深。越来越多的女人带着私生子来找他要钱,他的麻烦开始令他无力应付。

在波特兰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两个赛季之后,坎普成为自由球员。奥兰多魔术与他签约。刚到魔术队,在一次与球迷的互动中,坎普曾信誓旦旦地说:“我准备再打4个赛季就退役。”结果他只在魔术队待了一年,就只能黯然退役。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哪支球队愿意接受坎普。尽管他经常参加夏季联赛试试身手,但都是徒劳。坎普只能拖着一身臃肿的肥肉,带着抛不掉的恶名,想别的方法另谋生计。他想享受安逸的退休生活,但停摆期间的“安逸生活”已经彻底把他摧毁了。他无法摆脱酒精和可卡因的阴影,更无法抛弃自己的7个私生子。

1998年开始的停摆期,使曾经的全明星前锋温·贝克陷入了无尽的空虚。酒精成了他唯一的寄托。

温·贝克倒在了酒缸里

找旧时好友腐败

1998年圣诞节前夕,温·贝克推开老爸家的房门。贝克的老爸很吃惊,但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吃惊的,儿子现在没球可打,NBA正处于停摆期间。

实际上,感恩节的时候贝克就已经回去看过老爸一次了。感恩节那天回家,贝克就没有事先告知家人。当他在早上10点半敲开家门的时候,赶来开门的贝克老爸吓了一跳。“你要是看看当时我爸的表情就好了。”贝克笑着说,“尤其是当我走进门的时候。”

他回到家乡,也不忘了跟那些老朋友们聚一聚。自从贝克去了超音速之后,这样的光景并不常见。贝克的家在东北部的康涅狄格州,而他刚刚转会到西雅图超音速,位于美国本土的西北角。

贝克小时候的家庭条件很一般,妈妈时常对他说:“家里总得有个人出去工作赚钱。”贝克在NBA赚到一大笔钱之后,家里的生活条件才得到了改善。但是有了钱,贝克的酒瘾就止不住了。回到家乡,贝克呼朋唤友,喝了一顿又一顿。

圣诞节回家探视之后,贝克回到西雅图。佩顿和一大帮队友在那里等着他。

佩顿也无力拯救

温·贝克在超音速时最好的朋友是队中领袖加里·佩顿。不过从1998年开始,佩顿就已经发现了贝克嗜酒的恶习。

佩顿为了保持体形和状态,时常组织一些比赛和训练,地点自然就设在西雅图。当时效力于超音速的大部分球员都参与其中,包括德国人施拉姆夫、何塞·霍金斯等重要球员,贝克自然也受邀参加。

一开始,贝克表现得非常积极,在场上似乎总有使不完的劲儿。他还曾数次表示:“我希望NBA尽快开打。”贝克的状态也非常好,佩顿心里自然很高兴。

在训练馆里,没有摄像机,没有记者,晚上的电视节目中也不会看到他们的消息。只有他们这些球员在这里日复一日的苦练。每天上午十点开始,他们准时来到这里,分成两队,打上三四场球。然后去洗澡,说声再见就回家休息了。除了没有新闻发布会和球迷们的尖叫,他们对待训练的态度与打正式的NBA比赛别无二致。必须承认,这是一支上进心很强的球队。

只不过,停摆期拖得越长,贝克就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他有点受够了这种无聊的日子。训练结束后,他越来越多地拉着佩顿一起去吃午饭,但是佩顿总是建议他去吃海鲜。海鲜对NBA球员来说绝对是好东西。而贝克总想喝点酒,而且一喝就根本停不住。佩顿起先还劝一劝,但时间一长,他也知道劝说是没有作用的。

与酒为伴的夏天

贝克彻底东窗事发,发生在停摆之后三四年,那时贝克已经成为凯尔特人一员。

2002-03赛季的一天,凯尔特人训练馆里,主教练吉姆·奥布莱恩正在大声呵斥着手下的队员们。突然,他站在那里盯着温·贝克,然后走到他身边。奥布莱恩闻了闻,一股酒精味扑面而来。

贝克立即被赶出训练馆,球队对他施加处罚,并严令他参加戒除酒精的治疗课程。实际上,正是1998年的停摆事件,使他彻底迷恋上了酒精的味道。

1998年停摆的那个夏天,联盟取消了训练营和夏季联赛。当时的贝克算得上是联盟中响当当的一员悍将,连续4年入选全明星阵容,前途不可限量。超音速用他取代了肖恩·坎普的位置,贝克和佩顿的组合刚刚开始展现威力。

但是在漫长的停摆期里,贝克觉得无处发泄。最后他找到的寄托是酒精。“我承认,我是个酒鬼。”贝克在东窗事发之后说。

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嗜酒的习惯已经在联盟中有点“名气”。当贝克在1999年重新回到球队的时候,队友们惊讶的发现,他已经变成一个接近300磅(约合136公斤)的胖子。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也受到了身材的影响,无法达到之前的水准。

后来转投凯尔特人,被球队抓了现行之后,贝克还试图辩解。“当我交易到波士顿的时候,我就已经无法控制它了,因为那是一种病。”贝克说,“我想,1800万美国人都有这种病。”

就这样,一个天才大前锋彻底沉沦。(来源:中国体育在线)

https://www.zkh360.com/item/AR5818.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CA6539.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CG3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