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西经济难逃大宗商品与经济共荣共损怪圈

发布时间:2020-03-26 17:39:19 阅读: 来源:拉床厂家

来源:第一财经中国汇

作为拉美最大的经济体,巴西正陷入又一波经济衰退。8月28日巴西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巴西今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1.9%,创下逾6年来最严重下滑。

文/阎彦

作为拉美最大的经济体,巴西正陷入又一波经济衰退。

8月28日巴西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巴西今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1.9%,创下逾6年来最严重下滑。一季度巴西GDP环比增速已从-0.2%向下修正至-0.7%,而连续两季负增长,已符合经济学上的衰退定义。

巴西货币雷亚尔今年以来已经贬值了25%,基准股指从今年5月5日的高点已经下滑了18%。经济衰退,总统罗塞夫的日子也不好过。自2014年以来,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的腐败案就闹得沸沸扬扬。今年2月,公司总裁及高管层更是在重压之下宣布集体辞职。而罗塞夫本人就曾在2003~2010年期间担任Petrobras的董事长,这给外界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伴随着对腐败的不满和经济衰退的切肤之痛,数月来巴西多地已爆发多起要求弹劾罗塞夫的示威游行。目前,这位女总统的民调支持率仅剩下8%,成了自上世纪80年代巴西结束军人独裁统治时代以来最不受民众欢迎的总统。

巴西经济衰退意料之中

“事实上,巴西经济不景气已经很多年了。短期最重要的原因是全球资源、能源价格大幅下挫,还有农产品价格的下挫,这对资源依赖型国家都是致命打击。”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2000年左右,得益于中国工业化的蓬勃需求,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曾为巴西经济注入长达10多年的强心针。如今,中国经济走入“新常态”,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巴西尚未完全适应。

截至28日收盘,DCE铁矿期货价格从2014年最高价912人民币元/吨跌至382人民币元/吨;CBOT大豆期货价格从2014年最高价1536美分/蒲式耳跌至885美分/蒲式耳;ICE咖啡期货从2014年最高价225.5美分/磅跌至124.05美分/磅;ICE糖期货从2014年最高价18.81美分/磅跌至10.93美分/磅。这些商品或多或少支撑着巴西的出口。

天轮投资研究院研究员臧正对本报记者表示:“产业周期与美元周期的叠加影响导致了本轮大宗商品价格的集体下挫。目前,世界宏观经济不确定性依然很强,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仍然在艰难寻底。”

“作为拉美典型的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巴西经济的衰退在我的意料之中。”张建平表示,“多年来,巴西经济并没有完全摆脱对资源、能源和大宗农产品的依赖。巴西自身在高新技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方面,新的增长点挖掘不够。”

商品出口行情的繁荣与萧条几乎贯穿了巴西的经济发展。自1500年葡萄牙航海家佩德罗·卡布拉尔抵达巴西起,甘蔗、黄金、咖啡、石油、铁矿石、大豆、牛肉等大宗商品都曾轮番驱动这一“未来之国”出口增长,至今巴西似乎仍未走出经济与商品共荣共损的怪圈。

大宗商品牛市掩盖结构性问题

大宗商品牛市带来的“麻痹效果”远不止于此。由于大量商品出口带来的货币升值压力,从2010~2012年,雷亚尔的升值幅度接近40%。从2003~2011年,巴西的进口渗透率(国内消费品中进口产品占比)从大约10%提高到了20%。2001~2011年的经济繁荣也消磨了巴西进行结构性投资和改革的动力,包括对基础设施、研发、教育的增加投资,以及税收和养老金系统的改革。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4年巴西全国硬化的路面比例仅有13%。对于大约60%的货运和45%的客运都需要通过国家高速公路网络进行运输的巴西而言,塞车拥堵时有发生,这不仅严重降低了该国的物流效率,商品的交货时间乃至交货质量往往也难以得到保障。

在经济向好的时候,与劳动生产率不匹配的收入增长也助长了巴西劳动力市场的泡沫。2006年巴西工人的平均收入几乎与墨西哥相同,但是到了2012年第二季度,巴西的劳动力成本已经超过墨西哥80%。再加上巴西对人力资本投入的缺乏,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缺失。

尽管身为“金砖国家”之一,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中,巴西的全球排名仅为第120名。巴西最受诟病的一点就是复杂的税收制度。在这个号称“万万税”的国家,名目繁多的税收增加了内外资企业的经营难度和成本,成为各类企业的负担。

深藏的结构性问题加之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美联储加息预期等短期因素,即便罗塞夫政府从2014年12月起就开始采取财政与货币双紧缩的政策,甚至巴西央行年内连续6次加息,将基准利率调升至14.25%,也未能挽留一泻千里的汇率和通胀水平。据官方预测,巴西2015年全年通胀率为8.26%,而私营部门的预估则高达9.25%,创11年新高。

消费预期骤降殃及各行各业

目前,巴西经济的衰退已经影响到了各行各业,许多外资企业已在另谋出路。长期在巴西经营物流业的CIL物流公司CEO方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整个亚马逊州玛瑙斯自由区里的500强知名品牌企业中,工厂规模和产量都急剧萎缩。比如飞利浦、三星、雅马哈、本田,传统的奢侈品、耐用消费品的生产企业,都大面积关停。亚马逊州以及玛瑙斯政府都开始积极转型,比如确定将LED和太阳能产品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民众对经济的悲观预期也抑制了消费的需求。“巴西社会根据美元收入划分为A、B、C、D四大阶层。”方明表示,“恰恰是C阶层向B阶层的进化,才会产生大量耐用商品的消费,比如购房、装潢、电器的升级换代、汽车的购买等。”而今,这一阶层的流动正因为经济衰退产生停滞,甚至倒退,整体消费意愿急剧下降。

在方明看来,这一点在汽车业表现得尤为明显。“在巴西,汽车的产量和销量连续3年基本以每年20%的速度递减。当地经营多年的菲亚特、通用、大众,都采取了员工放假、裁员等措施,因为整体消费是靠信贷来进行支持的,整个信贷规模收缩,加之对未来预期的悲观,消费能力就会下降。”方明表示。

奇瑞巴西公司销售总经理卢建康也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证实:“确实,2015年1~7月,巴西整个汽车市场销量相比去年同期下滑20%,大部分汽车企业都处于消耗往年过量库存或者半停工的状态。”

正视巴西经济的周期性波动

不过,巴西经济是否真的从此“万劫不复”?在巴西市场深耕的中国企业家看来,巴西经济的衰退只是正常的周期性波动。

卢建康向本报记者指出:“经济波动在巴西是很正常的,汽车行业的波动也是。甚至可以说巴西汽车行业的波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基本是亏几年,盈3年。”不过,“就整个汽车市场的基本面而言,我们认为依然存在巨大的市场潜力,只是近两年的经济波动导致了比较差的状况而已。”

方明也对巴西经济的未来表达了正面的预期。“我觉得1~2年内,巴西将经历一个漫长的经济恢复过程,需要提振出口,重铸国内消费信心,这要看当地政府有没有能力进行协调,采取措施促进经济发展。但巴西毕竟是一个资源大国,人口众多,所以自给自足也好,民众自发的刚性需求也好,相比于其他国家,巴西的资源结构仍然具有优势。”

在方明看来,巴西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实属正常,或许现在的经济波谷正是中企进入的时机。“巴西经济数年一个周期,从波峰到波谷震荡的频率比较频繁。所以这样的波动更能提高巴西抵御外围经济影响的手段。”方明说道,“最近2~3年,可以明显感到除了大型国企,中企的进入速度明显放缓。但在当前的低谷时期,结合汇率、巴西当地企业的生存状况、资金情况来看,对于中企反倒是比较好的渐进时机。”

中国(巴西)投资开发贸易中心投资部经理卢山鸣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从投资角度看,相信中国资本的流入不会减少反而会增长。一是巴西正借此衰退谋求调整经济结构,需要资本支持;二是巴西国内求合作的力度在加大,中国与巴西在基础设施等大型项目(如奥运建设、两洋铁路等)的合作正在进一步深化,会加速项目推进进程。”

前列腺钙化灶什么意思

牛皮癣怎么治才能好

肾病综合征出现的原因是什么沪上知名肾病专家细说